所在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史镜鉴
『溱洧正气』之永远的榜样程金瑞
来源:新密市纪委监察局 发布时间:2015-4-30

永恒的温暖   永远的榜样

--------记原密县县委书记程金瑞

张怀洲

程金瑞简历

程金瑞,1926年8月13日生,山东省莒南县十字路南石桥村人。抗日战争爆发后,在本村上抗日小学,担任小学儿童团总队长。1943年至1944年,在滨海抗日中学莒南县青训班学习。194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大山前村抗日中心小学校长、筵宾区民主政府文教助理、区青年救国联合会会长。1947年4月,担任莒南县青年民主建国会副会长。1948年1月被编入华东建设大学,随华东野战军南下开辟新区,曾在刘邓陈驻邯郸中原办事处工作。1948年10月起,历任中共郑州市青委宣传部长、郑州市青年联合会主席、共青团郑州市委书记,共青团洛阳市委书记,共青团河南省委常务副书记。1970年7月,他被组织派到密县担任县革委会主任,并任核心小组组长,1973年1月任密县县委第一书记。后历任郑州铝厂党委书记兼厂长、河南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兼院长。1983年以后,又历任中国农业工程研究设计院党委书记,国务院三西地区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扶贫开发办公室顾问、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会研究员、中国扶贫基金会理事。2011年1月12日病逝,享年85年。

有一种记忆,每当人们想起,心中总会涌起热乎乎的暖流,仿佛是冰雪中的炭火让我们感到贴心的偎依。有一种情怀,如果倾心灌注,就会拥有永恒的热度,仿佛是无量的能源支持着热能的转换。

程金瑞,一位来自齐鲁大地的沂蒙之子, 1970年7月到密县任革委会主任,1970年11月离任,1973年1月任密县县委第一书记,1975年2月离任,两次加起来,不超过三年时间。但是提起他来,当地每个人都能讲几个热乎乎的故事,每个人都会沉浸在热乎乎的记忆中。那热情的记忆点亮了青屏山下的万家灯火,温暖着溱洧水的脉脉碧波。

沂蒙之子青年友

1926年8月13日,程金瑞出生在沂蒙山区莒南县十字路南石桥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家里只有四分滩地,父亲程凤玖是一位开明仗义的私塾先生,思想进步。一家的生计全靠哥哥当长工和父亲教私塾维持度日。全家弟兄姊妹8人,程金瑞在弟兄中排行老四,上面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因家庭条件贫苦,他的五弟9岁时饿死。他白天和哥哥一起去给地主家锄地,晚上则跟着父亲读书,程金瑞自幼聪明好学,深得全家喜爱。在父亲的严格管教和熏陶下,他很快就饱读群书,从《三字经》《百家姓》,一直读到《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诗经》,书本给了他智慧和力量,他努力在书中寻找生活的道理,寻找生命的真谛。他毛笔字写得好,文章背得好,做人的道理、伟大的抱负滋润着他幼嫩的心田,深厚的文化积淀结出了睿智的思想花朵,使他在同龄儿童中出类拔萃。

沂蒙山,是一座英雄之山,在中国革命战争时期,这里是与井岗山、延安齐名的老革命根据地,沂蒙山水哺育了无数的英雄人物,他们为中国革命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抗日战争期间,位于沂蒙山腹地的莒南县(当时称滨海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顽强开展敌后抗日斗争,1940年全境解放,1941年,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部移驻莒南县,并在这里成立了山东省人民政府,莒南县成为山东省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是山东省政治军事指挥中心,莒南县被誉为“山东的小延安”。 程金瑞少年时期饱受了沂蒙革命风雨洗礼和抗日洪流的熏陶。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在本村上抗日小学,担任小学儿童团总队长,带着小伙伴们站岗放哨。当时,周围到处是鬼子据点,为了不被鬼子发现,晚上睡几个小时,就得换一个地方,小小少年,展现了少有的机智勇敢。

1941年,八路军115师进驻沂蒙山,程凤玖冒着全家被日本鬼子汉奸灭门的风险,先后收养了几批伤员、六个小八路军,还配合当时的八路军开展打土豪、减租减息等土改运动,送三儿子程金利、四儿子程金瑞参加了八路军。深明大义、积极革命的父亲给了程金瑞深刻影响。1943年至1944年,程金瑞被选送到滨海抗日中学莒南县青训班学习,一位英姿飒爽的青年才俊脱颖而出。1944年6月,经党组织批准,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根据地在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创办了抗日小学,滨海区大山前村抗日中心小学是当时全国最早的抗日小学之一,党组织派年仅18岁的程金瑞担任这个抗日小学校长。他既是校长又是教员,他和石树权、刘玉奎、于仲奎、庄玉芬、庄会科五位教员,经常走访农户,动员孩子们上学念书,晚上编写教材、编歌谣。程金瑞与老师们一起组织孩子们出操训练、站岗放哨、读书写字、学唱革命歌曲、学习革命道理,求知的渴望充满了简陋的学堂,土屋子里,传出了朗朗读书声,在齐鲁大地抗日战争的烽烟中,这种声音最给人温暖,最给人希望。学校生活艰苦,缺吃少喝,经常以红薯秧、野菜充饥,艰苦的生活磨炼了革命的意志。程金瑞说是校长,其实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孩子,他与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孩子们打成一片,学在一起,深受师生们喜欢。春来秋去,两年多时间,大山前村抗日小学共毕业了99名学生,毕业后,全都参加了“小八路”。

期间,程金瑞还兼任筵宾区民主政府文教助理、区青年救国联合会会长。根据农村孩子参加农活多,不能常天在校学习的实际,11月,莒南县抗日民主政府发出通知,决定在全县推广学习与劳动相结合的“庄户学”。程金瑞怀着满腔热情,跑遍了筵宾区的各个村庄,在办好抗日小学的基础上,又指导全区各村陆续成立了成人班、妇女班、民兵班以及村干部班,这些班都是根据群众需要和习惯,灵活确定学习内容、学习时间和组织形式,呈现出“边识字,边拾草,庄户活,误不了……看忙闲,论老少,自动学,互相教”的群众性学习文化的热潮,使广大农民在政治上实现翻身之后,又实现了文化上的翻身。

为推动根据地文化建设,又创办了“庄户剧团”。这项活动从1944年开始,至1946年形成高潮,这些由农民为演员组成的“庄户剧团”,所上演的节目,多是根据斗争需要而创编的,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对促进“减租减息”、“动员参军”,起到了重要作用,当时有一首歌谣这样唱道:“从洙边到到大店,村村锣鼓响,庄庄有剧团。”而筵宾区正处于这一文艺活动的中心地带,作为区文教助理和青联主任的程金瑞,为根据地这一文化建设高潮的形成,倾注了极大的辛劳。

1947年4月,程金瑞担任了莒南县青年民主建国会副会长。此时的莒南,既是山东解放区的实验县,又是中共滨海区地委和滨海专署(临沂地委、专署)的驻地县。1946年12月,中共中央华东局和山东省青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建立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指示,决定在莒南县的金沟官庄建立全省第一个新青团团支部,进入1947年春天之后,建团工作便成为一项重要的工作,摆上了莒南县青联的工作日程。此时,作为青联主要负责人之一的程金瑞,为开展青年团的建团试点工作四处奔波,不久,全省第二个、第三个新青团团支部也相继在莒南大地上诞生。

8月20日,中共莒南县委发出《关于建立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组织的指示》,要求全县组织学习借鉴金沟官庄的建团经验,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团员,建立团的组织。为此,程金瑞和县青联的同志们一起,一边带领全县青年积极开展改地复查、站岗反特、支援前线、动员广大青年参加主力部队,同时还结合以上工作,积极稳妥地开展了较大规模的建团活动。在一次次的座谈会上,他给青年们描绘了“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走路不小心,苹果碰着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村村有电话,户户有喇叭”的社会主义美好景象,极大地激发了青年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和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心,到1947年9月,莒南县已有80%的村建立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组织,发展团员近8000人,由于工作成绩突出,程金瑞受到上级领导机关的嘉奖,被荣记大功一次。

1948年1月,程金瑞作为优秀青年团干部,被编入华东建设大学,随华东野战军南下开辟新区,曾在华东野战军驻邯郸中原办事处工作。1948年10月,郑州解放,组织上让他留下来,历任中共郑州市青委宣传部长、郑州市青年联合会主席、共青团郑州市委书记,共青团洛阳市委书记,共青团河南省委常务副书记。

情暖群众热心间

 

1970年7月,程金瑞被组织派到密县担任县革委会主任,并任核心小组组长。

他来密县上任的途中,看见岳村附近的高堰头上,把黄土挖掉糊白,写上“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立体效果,又高又大,十分显眼。他在上任后的第一次干部会上就讲了这件事。他说,为人民服务一定要关爱群众,体贴群众,把群众当成亲人。把“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刻在墙上,不如把好事办到群众心上。

程金瑞来到密县后就立即投入了农业生产。当时基层干群认真贯彻毛主席提出的“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粮食是基础的基础”的指导方针,狠抓农业生产不放松,使农业生产得到了发展。当时,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制,公社、生产大队、小队实行集体劳动,劳动力集中在一起,集体出工,集体劳动,集体收工,集体核算,劳力计算工分,产品平均分配。集体劳动以大兵团作战方式,在农田基本建设、水利工程建设等大型农业项目中发挥了人多力量大的作用,在农忙季节提高了农业劳动的效率,为农业生产增产增效创造了条件。但在农业生产中存在一些脱离实际的生产方式。

程金瑞亲自到牛店公社打虎亭村驻队调研。1970年冬天,群众利用冬闲季节平整改造半坡地、修梯田。程金瑞来到密县,无论走到哪里,见大家推土,就一起推土,见大家推粪,就一起推粪,见大家收割,就一起收割,丝毫没有县委书记的架子。他在打虎亭工地与大家一样推着一筐筐的土行进在劳动的队列中,一直到天上拉黑起幕,劳动的声音才渐渐停息下来。天不明,如往常一样又拉开了战场,萧萧寒风掠过,人们感到一阵阵地凉意,劳动的热情难以抵挡层层的寒凉。中午时间已过,各生产队把饭送到工地,出锅时热乎乎的饭温度已减大半,大家急匆匆吃了几口饭,就又投入紧张的劳动中。疲劳的人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在寒风中劳动着。程金瑞又在另外的多处工地进行了体验式劳动,一边劳动,一边调研,一边思考着如何给辛苦劳动的社员以温暖的慰籍。

不久,全县在影剧院召开四级干部会议,全县生产队长以上的干部参加了会议,程金瑞在会上对农田平整的成绩进行了总结,对突出的先进人物和单位进行了表彰,但是也实事求是对不分白天黑夜、不分刮风下雨、不分男女性别劳动等问题提出了批评。他指出劳动时间过长,要缩短,劳动强度太大,在适当减轻,对男女社员要区别对待,特别要照顾女社员的生理特点,要求各级干部珍惜民力,爱护群众。他提出,冬天天气寒冷,清早大家多睡会儿,被窝热乎乎;中午回家吃饭,肚子热乎乎;晚上早点下工,炕头热乎乎;大家互相见面,要有笑脸,心里热乎乎。

当时劳动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管生理特点都上一样的工,干一样的活,出一样的力,群众很有意见,敢怒不敢言,怕戴上“右”的帽子。尤其是在哺乳期的妇女上工以后,孩子没奶吃,嗷嗷待哺,老人抱着哭闹的婴儿到处借奶。这些情况程金瑞在会上以极大的勇气提出了劳动不分性别和年龄的问题,指出处于哺乳期的妇女,由于外出劳动,白天无法给孩子吃奶,影响了孩子的发育,有的处于生理周期,过重体力劳动影响了妇女健康,他提出妇女劳动力“三调三不调”原则:孕期调轻不调重,产期调近不调远,经期调干不调湿。就是要照顾到妇女的性别特点、生理特点和年龄特点,孕期干轻活,产期到近处干活,以便给婴儿哺乳,经期不干沾水的活。

程书记“热乎乎”话语仿佛是冬天里吹来的春风,使人们倍受感动,会场里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热乎乎”书记很快传遍全县,成为老幼妇孺皆知的口头语。

七十年代,密县农村口粮都有标准,农村劳动力一天的口粮是七八两,一口人一年口粮夏粮是70斤,夏收以后,按标准给各家各户分粮。密县多山,农业条件较差,贫困山区更差,粮食产量低,加上交公粮时不少公社、大队互相攀比,虚报产量,往往交过头粮,致使留存口粮不够,很多家庭口粮吃不了几个月就米光面净,成为缺粮户。程书记经过下乡调研发现这一问题,根据密县存在大量缺粮现实,决定提高粮食标准,不能再让社员们饿着肚子上工劳动。但是密县又确实没有粮,于是他顶着极大的压力到省里请求支援,省里经过调查,同意了程书记的请求,往密县调拨了一批粮食。从那时起,密县山区群众的粮食标准提高到了110-120斤,解决了部分群众的吃饭困难。

1975年春天,程金瑞调离密县,任503厂(上街铝厂)党委书记兼厂长。一天,回到办公室就听工作人员汇报说,密县县委有个通讯员刘国辰打电话找他。原来,刘国辰老家的大队社员开拖拉机到米村温庄拉货,温庄是深山区,道路崎岖,再加上驾驶技术不过硬,车翻到沟里去了,沟有两三米深,没有办法弄上来。当时密县还没有吊车,一群人围着翻车一筹莫展。老家人找着刘国辰请求帮忙。刘国辰无奈之下,想到了向80里外503厂长厂长、老领导程金瑞书记求助,转念一想,程书记已经不在密县工作,何况 503厂是国营大型企业,不知道中不中,别无他法,他就抱着试试看打电话到上街铝厂,找程书记帮忙。程金瑞回到办公室,听到工作人员汇报,立即打电话到密县县委办公室询问,查实事故地点,迅速从厂里派了一台吊车,到出事地点把翻车吊上来。事后,程金瑞又打电话询问车还能开不能,需不需要拉到厂里维修,得知拖拉机没啥大碍,不需要维修时,才放下心来。

    县委有个普通干部,叫楚玉秀,1976年秋的一天,他到郑州办事,天晚了,没赶上车,在街上闲逛,正愁没地方落脚,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叫他,他抬头一看,原来是程书记把车停在他身边了。这时,程书记已不在新密工作了。程书记问他情况后,说走吧,跟我看戏去。说罢,拉着楚玉秀上了车,正是这一次,楚玉秀在郑州戏院第一次看了闫立品的豫剧经典《秦雪梅》。多年之后,程书记那亲切的呼唤还让他心中激动不已,暖流涌动。

迈入现代化门槛

在密县任职期间,程金瑞非常关注农业、工业、交通等建设,引领密县迈进了现代化的门槛。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在大规模平整土地的同时,程金瑞发现密县是一个严重缺水地区。他在会议上明确表示,如果水的问题不解决,既使土地平整得再好,粮食高产也得不到保证,因此要下决心解决密县水利问题。屈嘴村 “五代井”的出水,极大地鼓舞了密县人民。程金瑞以“五代井”为典型在密县掀起了打井高潮。当时打井急需一批钢材,而钢材又是紧缺物资,程金瑞决定把县委两部车卖掉一部,从包钢换了一批钢材,县委又在资金上对打井予以支持。一村又一村长期缺水的地区,因为打成深井,人人饮上甘甜水,旱地变成水浇田。这在北方地区引起轰动,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1973年10月,国务院打井配套办公室在密县召开了有110人参加的北方八省、市及重点县山区打井配套现场会,水利部农水司司长李素文主持会议,与会人员参观了“五代井”、黄路营井、岳岗井、大坡井等,县委书记程金瑞在会议上作了典型发言,交流了密县打井经验。会议对密县人民艰苦奋战、愚公移山的精神给予高度赞扬。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大规模的农田基本建设单纯靠人力效率低,费力多,“耕地不用牛”是农民梦寐以求的愿望。程金瑞在密县任职期间,密县开始中了大规模的农机化,程金瑞在下乡时学会了开拖拉机。《密县志》交通篇中有一份《1973年至1985年密县机动车辆情况表》,从1973到1977年,密县拖拉机的数量分别从436台、增加到2193台,1974年、1975年,分别比上一年增加49.3%、71.5%,为6年间增幅最大的两年,而这两年正是程金瑞担任县委书记的时间。同一时期,密县的汽车拥有量从77辆增加到301辆,1974年、1975年分别比上一年增加16.8%、73%,依然是程金瑞任县委书记期间增长幅度最大。农业机械化为田间耕作、农地整治、基础工程建设减省了人力,提高了效率。

农民种地也开始讲究科学了,密县农业生产发生了一次化肥革命。起初化肥产量不足,代价又很高。程金瑞到密县以后,大力推广氨水,这是一种易于生产代价较低的液体化肥。当时密县需用氨水要到巩县去拉,氨水是挥发性液体,路途太远,等拉回密县,肥效就挥发完了,还白白浪费了运费。程书记到巩义参观后,决定在密县兴建氨水厂。不久,超化黄固寺村、白寨东岗村、牛店李湾村建了三个氨水厂。当时村村队队建设氨水库,各生产队都有橡胶做成的氨水包,把氨水装入氨水包从氨水厂拉来,存放在氨水库内,浇地的时候,把氨水再拉到地头,施放在渠内,氨水随着流水流入田间,大大地提高了地力。

1972年,由于密县努力争取,位于密县楚沟的开封地区化肥厂下放,改为密县化肥厂,为密县化肥工业的发展创造了契机,碳氨、硝氨、磷氨等化肥得到广泛使用,化肥工业成为密县现代工业的组成部分,造就了密县化肥工业三十年的辉煌。化肥的使用,增加了土地的营养,提高的土地肥力。早在1958年,密县粮食总产量就达到1.01亿公斤,到1968年,总产1.04亿公斤,十年几乎没有增长,到1973年,粮食总产量就达到1.58亿公斤,可以说,化肥普及功不可没。

密县地地下煤炭储量巨大,地方国营煤矿生产的煤炭受到运输的严重阻碍,为解决煤炭外运问题,经过县委多次争取,开封地区决定投资兴建一条从尉氏到登封朝阳沟的小铁路,解决豫东燃煤问题。1974年年底,密县县委成立了小铁路建设指挥部。1975年1月18日,开封地区762毫米距小铁路开始施工,指挥部设在超化,洧水河沿岸摆开了战场,各公社组织人力分段包干,县委干部下到基层,随施工队一起劳动,全线数万人填土筑基,辟山开路,日夜奋战,攻克了地质复杂、道路崎岖、物资匮乏等道道难关。11月,全线通车,小铁路跨大桥、钻隧洞,溯河而上,横贯东西,密县路段经大隗、超化、平陌入登封,全长29.5公里,客货混运,在解决运煤问题的同时,县境南部山区横向交通也得以解决,交通面貌为之改观。

郑州矿务局在1958年就提出开采密县县城地下煤田, 1972年,密县县委根据省革委生产指挥部要求,着手做县城搬迁的前期准备,成立了新县城筹建指挥部,在选址上先后讨论了打虎亭、前士郭、马家洼、甘砦、赵坡等地,讨论多次,未能定址。1973年,县委书记、县革委主任程金瑞指示,选址要符合三个原则:一是不占良田,二是靠近火车站,三是离老城不远,不占良田是城市建设为农业发展让路,靠近火车站是交通方便,离老城不远是为了搬迁近便。程书记带领班子领导和筹建处同志以及县直主要委局的领导赴多地实地考察,又经过多次充分讨论,最后确定了建设在韩庄的意见。此地北靠青屏山,土地脊薄,东西有开阔地,大致平整,且有郑登公路通过,有利对外交通,与程书记的三条原则十分符合。韩庄方案经省生产建设指挥路部批准后,8月25日,新县城建设筹建处搬迁至韩庄大队(现菜市场位置)窑洞内办公。于是新县城建设轰轰烈烈拉开了序幕。1974年7月,新县城开始建设,石头满坡的青屏山热闹起来,一支支建设队伍开到山下,一阵阵机器轰鸣响彻山麓,一片片新楼矗立起来,一条条街道开成通衢。1979年,县委、县政府部分直属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迁新县城办公。

城市化是社会发展中城乡结构转变的结果,是现代化尺度的重要标杆,是从传统走向现代,从历史走向未来的窗口和桥梁。如今,站在青屏山上,远望,自开旸到青屏、到战鼓山天然为新县城撑开一道屏障,往北有浮戏矗立,往南具茨逶迤,天成形胜,如环似抱,俯瞰县城,气势如虹的城市轮廓,繁华富庶的城市景象,一望而空恍然如梦,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不会忘记昔日引领他们进入现代门槛的高瞻远瞩的决策者。

基层一直是重点

程金瑞来到密县,经常下乡调研,基层是他工作的主战场。他认为,坐办公室抓工作,是抓不出成绩的;好主意也不是坐办公室拍脑袋想出来的。所以,他一般不坐办公室办公,有事就直接下去,通常一个人下乡,他到哪里,哪个单位才知道是程书记来了。

那个时期,什么工作紧急,工作现场总能见到他的身影,他对基层的了解,比很多身处基层的干部都多都细。县委有两部车,一台北京吉普,一台69,程书记下乡,一般不坐车,三里五里,步行就去了,十里八里或者更远,一般都是骑自行车,路上遇到基层干部群众,自行车一扎,就聊起来,没有一点架子。哪个大队的支书、哪个生产队的队长,他一见面,就能一下叫出名字来,从来不会叫错,有时开会还会直乎其名地开点玩笑,比如“杨发财,你要发社会主义财,不要发资本主义财”,说 “钱大套,你要拉正套,不要拉偏套啊。”

有一次,三秋大忙季节,雨一直下了几天还没有放晴,很叫人着急,他就骑车到打虎亭村,自行车往路边一放,拿起随身带的黍秫铲就砍,大队干部来了,问程书记,有啥紧急任务,他指指黍秫杆说:“这,就是任务。”在程书记带动下,打虎亭村田地的黍秫杆不到一晌就砍完了。

由于工作太忙,正儿八经吃个饭就成了难事。既使在饭桌上吃饭,也一边吃一边与人谈工作。五代井,屈嘴村有两个,一个在屈嘴,一个在屈嘴村楚庄生产队,一次午饭时,他问县委监察组的楚玉秀: “你老家五代井打得怎么样了,出水了没有?”楚玉秀是屈嘴村楚庄人,他知道程书记问的是屈嘴第二个五代井,就说:“出了,水不大,由于没有泵抽水,往下打,很困难。”程书记说,“能不能买台泵?”楚说:“水泵联系到了,就是没有钱。”程书记说,“可以叫城关公社出点钱,村上出点钱。”楚说,“村里很穷,牲口得病吃药钱都没有。”程书记说,“那就叫公社和水利局出钱吧。”他拿出笔,分别给城关公社和水利局写了封信。后来,楚玉秀拿着两封信找到有关部门凑齐钱从郑州买回了水泵。

下乡途中,问题在那里,就在那里解决。有一次,冬天里,冷风嗖嗖,程书记下乡回来,在东关外路上发现一个瘸子在路边撵猪,边撵边骂,很是艰难,他马上扎住自行车,帮他撵,最终把猪绑在手推车上。原来,这人姓李,是城关镇农民,到城里卖猪,老李是个残疾人,腿脚不够利索,他费了好大劲用独轮车把猪推到东关副食品公司,生猪收购站的人说,今天不收了,叫他推回去,改日再来卖,怎么给他们讲都讲不通,没有办法,这个农民只得把猪往回推。猪在车上绑了多半天,又渴又饿,在车上挣扎,哼哼声叫,再加上跑不平,车子倒在路边上,猪挣脱绳子逃跑。程书记说:“你只管重推回去,我跟他们说说。”说罢,骑上车先走了。老李将信将疑地把猪又推到了收购站,只见站长和工作人员在大门口站成一溜迎接,还称慢待了老李,向老李道歉,他们有的推,有的赶,赶紧上称收购,并按A1级标准作价,手续办完了,老李还在纳闷。站长说,是县委程书记专门过来交待收购站,说乡下人养头猪不容易,决不能叫人家跑第二趟,并对他们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卖猪的老李心头一热,这才明白,原来给他帮忙的是县委书记。

由于经常下乡,饭点没个准儿,吃饭不应时,午饭能按时吃的不多,到了饭时,程书记还没有回来,县委食堂的炊事员周宗坡、老冯就把饭给他留出来,放到灶台后温着,待程书记回来再吃,有时候一放就是一大晌,如果饭凉了,程书记就拿回屋里,提起暖瓶倒点开水冲冲吃。

由于白天老是下乡,开会就总是放到晚上,有县委的会,干部的会,基层的会,有时候是谈心谈话,会议开到半夜后半夜的是常事。有时候程书记下乡回来都后半夜了,真是太饿了,伙师给程书记煎个葱鸡蛋,啃一个馍就是一顿时饭。

                                                                             清贫也是幸福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清贫对一些人来说,可能使生活备受折磨。而对真正的革命者来说,生活中的无求,是一种难得的品格。富可润屋,德则润身,正是立身于人民群众的伟大事业,把自己的整个生命都投入到革命和建设工作中,享受这种清贫,生命的张力才如此饱满。

程书记的工作,分不出上下班,睁开眼就是工作,几乎天不亮,就有人来找程书记等在门口了,程书记早起一洗罢脸,就开始工作,一直忙到天黑。吃饭就在县委食堂伙上就餐,该排队排队,该打票打票,妻子儿女来看望他,也一样拿粮票排队打饭。

住的也是非常简单。程书记连办公和住宿就是一间房,屋里家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对旧沙发。来人谈话,就在这个屋里谈,有时候,妻子女儿来看望他。管后勤的人过意不去,找了块布在床前做了布挡,算是把住宿和办公分开,一间当成两间用了。周末女儿有时来看爸爸,玩一两天,看到女儿活跃的身影,是对程书记最大的慰籍,该返回郑州上学了,程书记向来不送,给她点路费,她就自个到汽车站乘车走了。1974二女儿高中毕业后,被下放到河南郏县广阔天地大为作为人民公社劳动,被选为生产队长,程书记没去看过一次。当得知女儿带领社员收秋种麦,挽着裤腿,与农民打成一片,干得热火朝天,社员很信任他,程书记很高兴。

程金瑞弟兄们多,都知道程是直性子,不恂私情,就没有来找过他。1974年,新密矿务局正在招工,程书记的一个侄子来了,这孩子十六七岁,找程书记想让安排个工作,程书记拿出路费做工作叫他回老家去,这个孩子一看叔叔不帮忙,很生气,钱也没接,扭脸就走了。

程金瑞工作劳累紧张,生活没有规律,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损害。那是一天晚上,通讯员都睡了好长时间了,睡梦中听见有人敲窗,声音微弱,但是很急。外面下着大雨,听也听不清,通讯员觉得声音不对劲,赶紧起来,一看,是程书记蹲在门前,两手紧紧地捂着胃部,满脸痛苦,痛得腰都直不起来,不知道是汗珠还是雨滴在脸上往下滚,通讯员立即给县医院打电话,县医院来了救护车,到医院做了急救,但是医生无法确诊是什么病情,立即连夜送到省人民医院。到了在省人民医院,才确诊是急性肠胃炎。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才渐渐痊愈了。

四季更迭,风范长存。程金瑞在密县创造的业绩是新密迈步进入新时代的阶梯,他在溱洧之间留下的足迹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让热乎乎的记忆长留在新密大地。

 

分享到:
新密市纪委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440*900分辨率。IE7及以上浏览器 承办:新密市监察委员会 技术支持:中域在线
豫ICP备17028802号-1

豫公网安备 41018302000264号